松野小贤

我爱松野一松

如图,是 @雨团 太太以前发过的图,在p1紫色圈起来的那张就是,没有授权。淘宝链接见评论

我吸了毒吧。。看到这个就画了,满脑子“屁毛烧起来吧!”下周高考,加油∂∨∂

【色松同人漫改】《无明常夜》上

《无明常夜》是一部非常好的色松同人漫,剧情充满了感动与发光的点。

昨天是六子的生日,我开始把这部带我走入阿松同人圈的作品进行漫改,但是和原作内容有大量不同,希望看过原作的能够给我指导意见让我不至于糟践了原作的好,没有看过原作的我非常推荐去看,或者我把汉化地址发给你。



        “喜欢,并不是卑躬屈膝的。”

但是当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时,我才明白。

        “笨蛋、恶心、讨厌鬼、垃圾、臭松………”一只软软的肉垫轻轻按住一松的嘴。是知道我在骂人吧。轻轻扬起的微笑如猫咪一般柔软,一松重新把猫咪抱回腿上,抚摸着它的身体。

        “我啊,喜欢上了一个人。他总是最温柔地对待我,而且无论我对他怎样都还是会待在我身边,很幸福吧?”

        猫咪舒服地叫了一声,像是在应他的话。

        “但是我已经是他身边的一个特定角色了,再也变不了的吧。”一松看着猫从他腿上跳到窗台,挠挠头翻了出去,他也起身离开了。过了几分钟,门外的空松才缓缓打开房门,静坐在了地板上。一松,有喜欢的人了?真是个好消息啊,但是,脸上却并没有高兴的表情。“不行,弟弟有了追求,哥哥当然要帮忙才行。”空松暗暗摆正自己的想法。

        ………………………………………………………………

        几天后,熟悉的巷子里,一松正蹲着在喂新发现的小猫们,看着它们狼吞虎咽的样子,眼睛毫不保留地流出温柔:“真和某人饿疯了时一样呢,那可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哦,下次再一起聊吧。”一松慢慢起身,摸了摸卫衣口袋,却没有摸到口罩。掉在路上了?换一个吧。一松正想着走出了巷口,一抹闪亮的天蓝色映在了眼里。是比晴空还美丽的颜色呢,一松直视来人,瞳孔放大。“忘拿口罩了是吧?我亲爱的brother~”空松递来一个纯白色的口罩。

        “多事。”仍有些吃惊的一松一把夺过口罩,戴在脸上就朝前走去。空松毫不介意地跟在他身边:“如果总是戴着口罩怎么让一松girl发现你呢?”见一松不搭话,空松顿了顿,鼓起勇气直接说:“一松啊,你已经有like的人了,哥哥我可是知道了的。”

        一松的神经瞬间绷紧了,身体也直楞地呆住。被发现了?不、不能啊,怎么可能被发现呢?我明明掩饰的很好啊,已经知道了的话还会有现在这样的对话吗?可是现在该怎么说………“不如现在就表白吧!谁知道下一秒会再发生什么,已经喜欢了那么久,反正不是也忍不住了吗………”“闭嘴啊!现在怎么能……说不出口啊!突然要表白怎么可能?!”

        一松的呼吸仿佛快要停止了一样,脑中翻滚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但还是有一句话一直定在头上,“我真的…不能说啊……说了连待在他身边都不可以了,那样真的不如死掉啊…………”

      “一松?你在听吗?你已经在想办法了吗?嗯?………………哥哥还想帮你去得到your girl的心呢………”

        girl?一松濒临崩溃的大脑瞬间放了个空,可是心又变得非常非常疼。原来,现在是连表白都没有机会了吗…………

        “可以哦。”一松拉下口罩,转头抛给空松一个微笑,空松一下子被惊喜包住,紧紧的揽住了一松的肩:“交给我吧!”接下来空松不停的对一松说他的撩妹神计(其实是自己想了好几天的主意)。

        没问题的,这次,一定可以扮好这个角色的,我………一定可以抑制住这份情感的吧?

        一松感觉心已经痛得没了知觉,他难受地想要闭上眼睛———

        “不可以,我要看着这如此耀眼的他。”无论空松说了什么,一松都报以难得的微笑。

         因为,

         “已经快要看不到了吧。”



中、下已经写完,近日可以发出。

The setting sun

阳光的位置此时变得很特殊

山的勾角像剧场不规则剪版大道具

蒙黑 灰灰的

形状特别好看 立矗在天边的水蓝色墙壁

都是夕阳

《恩赐》

架空非常大

有点宗教松,轻松是人类小松是天使(←大概)

有屎

没有打草稿

开始了喔

        风渐渐起来了。

        松野轻松站在这座城市最高楼的天台边缘,茫然地看向远方。

        颜色渐深的暮云在城市地平线上的大块金光外流动着。高楼下热闹的街道车水马龙的微弱声响丝毫没有打扰头顶上百米高空处的绿衣青年,正在思考人生的时间。

        独自抚养自己长大的妈妈,在医院被白布包裹住的身体………说好一起开公司的好朋友,拿着自己辛苦募到的资金一去不回的身影………谈了五年的女友,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时嘲笑自己的神情………………

        “够了……真的,够了………”

        没有办法再继续活着了,每一秒都在持续增长的痛苦什么的,明明我……谁都没有伤害,也没有做过任何麻烦别人的事…………听到任何声音都是在说:

        “你快点去死吧。”

        “活该哦,相信别人就是你的错吧。”

        “是你自己不够资格喔。”

        “真为曾经快乐的你恶心啊。”

        ……………………………………………………………………………

        “呐,还不跳吗?”

        ……………………………………………………………………………

        风越来越大,落下的眼泪被吹散在脚边。松野轻松从意识里脱离,发现自己早已蹲了下来,还在拼命哭着。这样看离地面,不如说是死亡更加近了。轻松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漠然的眼睛里是以前自杀的场景:

         总是会因为突然的心软放弃割下最后一刀,也有过突然的小希望而没有吃完的安眠药,现在就不用再担心了,百米坠楼就好了,不给自己任何活下去的机会,不给自己任何余留的幻想,就好了啊。

        “也许……”

        我从来就不该活着。

        预想过的疼痛还没有传来,身体也没有失重的感觉。轻松疑惑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悬在了离天台只有一步之遥的半空中。而现在,一个散发出浅浅白光的小男孩正牵着自己的双手,将自己缓缓放回了天台的地面上。他的背后有一对小巧精致的纯白翅膀。

      “这是……”“喂!我说你啊,怎么说死就死,还以为你还会像前几次那样再坚持一会的,说什么你没有给别人添过麻烦啊自我意识太高了吧,你说你死了我还怎么出人头地啊!”一口气说完一大包话的男孩嘴巴鼓鼓的撅着,莫名地让轻松感到可爱,而他说的话更让轻松想到了一些事。是呢,如果我死了的话,房东一定也很为难,死掉了的房客住过的房子会租不出去的吧,而且现在工作的地方正缺人,如果我这时候死了也会让老板很难办的,果然我也是个很不负责任的人啊…………

      “停!你看你又露出那个生无可恋的表情了,诶呀有什么可想了的呢,就这样活着不好吗,明明可以做的更好的呀。”轻松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请问您是……”

      “我?啊对了还没有说呢,我叫小松,是你的守、护、天、使、喔!”

      “守护天使??”这个听起来让轻松非常想吐槽又不知怎么吐槽的名称是什么?

      “是啦是啦,听起来很奇怪但是真的存在哦。是为了阻止你们这些还没有那么快死的人死去的天使喔,所以,我现在会陪在你身边让你好好活着的。”“等等……”轻松脑子有点混乱,“天使什么的,真的存在啊……”“还不信?呐,”名为“小松”的天使拿住轻松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脸上,还捏了捏:“这下可以相信我是真的了嘛?”

        轻松本来冰冷的指尖传来了舒适的温度,和面团般的柔软感受。他紧紧的盯着眼前腾空着的男孩的小脸,上面正挂着调皮的微笑,露着一颗小小的虎牙。轻松还听到小松说他会陪在自己身边,还看见了他把自己手腕上的新伤轻轻舔舐,好像感觉到了那颗小小虎牙的轻咬,伤一下子就好了,然后小松叫自己好好感谢他,夸他非常厉害,自己也这样做了,嘴巴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弯成了∨形。

        “诶,笑了,看吧本天使果然超~~~厉害的说!!!”轻松此时才注意到小松不仅有背后的翅膀,头上果然也有一个光圈,不过光圈竟然是血红色的,他不禁开口问道:“小松你的光圈颜色怎么是……”“喔喔这个啊,嗯……只是因为我们是守护天使不是天堂上天使而已,你们意义上的白色光圈天使是在天堂里的,我是经常在人间活动所以就不一样!”

        这样好像也是。还没等轻松多想,小松就拉起轻松的手:“已经晚上了你还要吃饭的吧?不用担心我哦,一般别人是看不到我的啦。”轻松看到大大的夕阳已经不在天边了,而残留着的霞光直射过来,印得小松的翅膀上一片暗黄,显得那个光圈异常的发亮,连带着小松软软的头发都闪出深红。

        轻松觉得小松真的是一个天使,从各方面来说都是这样。他任由小松握住他的手扯他下楼,心里第一次有着一种闪着巨亮的希望。

 

       

 几个月后的一天

        “我回来了。”

        “啊轻轻!!欢迎回来!看这里看这里!!!”轻松一听到小松激动的声音就笑着叹了口气:“今天又要给我看什么‘惊喜’?”

        “当然是~~~~~喵酱的全新签名专辑啦!!”“哦哦哦哦哦哦?!?!小松你……”“感谢我的话就把你包里藏着的草莓大福拿出来,哼哼我早就闻到了哦?”“本来就是给你的嘛……诺,”轻松看着抓过包装盒子就埋头苦吃的小松,拍了拍专辑的彩带问:“偷的我可不要。”“我怎么可能会去偷嘛!!虽然说一做出来我就拿走了但是,”小松故意吃了一整个大福停顿了一下,才回应了轻松期待得发亮的目光,“我留下了成本费的喔!还多加了一千日元算是喵酱签名费啦!”“小松!!!真的,太感谢了!……”一直以来都不敢去接触自己喜欢的明星,生怕会被别人看不起。此刻轻松将小松抱的紧紧的,一时感动的要流下眼泪来。小松把一块大福塞进轻松嘴里:“你喜欢不就好了嘛。”…………………………………………

        到了晚上,轻松把第二天上班要用的东西收拾好,就轻轻地钻进了被窝。小松已经在休息了。轻松还记得他见到小松的第一眼时,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天使”。“天使也会睡的这样沉吗?”小松告诉过轻松,守护天使除了也会睡觉休息之外,就和人类的生活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了,自己的体温也是可以调节的。他俯下身,没有听到任何心跳与呼吸的声音,但是轻松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心过。

        我还要什么奢望了呢。我最爱的都在我身边,每天这样快乐的,充满了幸福的活着,还想要什么呢。小松真是神于我的恩赐啊。

        “晚安,小松。”轻松轻轻的拉着小松柔软的手,在他嫩嫩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轻松相信只要小松在身边,他就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绝望了,因为对他的爱盖过了他所有的感情。

        更何况现在生活如此幸福。工作的地方大家都对他很好,烦人的事情有着无数种解决办法,似乎,一切都很好。

        但是变故总是会突然出现。

        这天轻松一如既往的去了甜点馆,一如既往的到了家,一如既往的说“我回来了”,但是家里并没有传来熟悉的笑声和甜甜的回应。轻松拼命的把家翻了个遍,没有纯白的小巧的翅膀了,没有那深红色的光圈了,没有那个柔软的温暖的,轻松最爱的小松了。

       “没有了………”轻松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觉得脑子里天崩地裂般的震动着,他的心里空了,眼泪喷涌而出试图填补。

       “小松,不在了………我,做梦…………小松不在了……我…………他……………”轻松发出着呓语般的音节,眼神透空。

       不知过了多久,他静静地站了起来,东倒西歪走向了厨房,他颤抖地拿起了砧板上面的菜刀,毫不犹豫地向心脏的位置刺去——————

        “轻轻!!”

        血色的光圈印在轻松眼里,手上的菜刀早已脱手在了身前男孩的手上。小松的表情却依然是那个调皮的微笑:“轻轻这是怎么了呢?”

        轻松先是呆住了,不是幻想、是真的小松!!他跪倒在地上抱紧了小松腾空的双腿:“我……找不到………你了…………小松…别离开我,无论怎样……好吗?………”

        

         男孩的笑声响应了痛哭的轻松:“当然不会离开你啦,我只是回去汇报一下嘛轻轻,没有和你说很抱歉喔?”“不、不用道歉,小松没错……是我怀疑你,不会再……回来了……”

        “没事的啦,下次可不要再去死了哦?不过我会保护你的轻轻,我可是你的守护天使哦!”“嗯!小松真的是我的天使啊…………”

        小松细细的摸着在自己腿上痛哭的人的脑袋。

        轻轻可是神于我的恩赐呢。

        怎么会让你这么快就死了呢。

 

大晚上放屎怎么样( ͡° ͜ʖ ͡° )

这篇文是看了一篇百合漫画产生了脑洞

其实我想要写的是大长篇的小松的身份背景写清楚来然后轻松本来应该的美好生活小松以前的守护人对他做下的事导致了吧啦吧啦一大堆最重要的是神出现在全部文里对小松超重要又因为一些事才和轻松成为守护的文,不知道标点符号怎么打了(◔◡◔)应该没啥好看的吧就改成短小说了(◔◡◔)

写的差烂抱歉(´°̥̥̥̥̥̥̥̥ω°̥̥̥̥̥̥̥̥`)

谢谢看到这的每一个小天使(◍ ´꒳` ◍)